3轮车夫当婚托冒充公司老总 欺骗女狱警被看穿

2019-06-07 06:46:58 来源:新浪新闻
记者:肖媛媛 来源:新浪新闻

为了征婚交纳了1.6万元的费女士(化名),没想到通过婚介公司结识的对象聂某,竟是婚介老板李某的前夫,且根本不是公司“老总”,只是一个三轮车夫。昨天记者从东城检察院获悉,婚介公司老板李某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、罚金1千元,而其前夫、“婚托”聂某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、罚金1千元。

三轮车夫成“老总”

49岁的李某从工厂退休后,在东直门附近开办了一家婚介公司,雇佣了姚某等人为其公司员工,负责为征婚者介绍对象。今年3月,40多岁的费女士前来征婚,想找一个成熟稳重、事业有成的男子。

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介绍对象,李某便想起了自己的前夫聂某,以每次收费提成10%为条件邀其当婚托。聂某原是一个三轮车夫,受利益诱惑欣然同意,在婚介公司的包装下,摇身一变成了做红木家具生意的“老总”,开始与费女士见面。

之后,姚某等人以“和高级会员见面要单独交费”为由收取了费女士4千元。隔了一天,姚某等人又约费女士到婚介公司与聂某见面,并称“聂某对其感觉不错,一旦二人成了,聂某同意将一套住房过户到费女士的名下,再交6千元二人就可以单独见面”。费女士又向婚介公司交纳6千元。

费女士与聂某见过几次面后,聂某称要到广西出差,回来后便和费女士结婚。第二天,姚某便以交纳“成功费”为名催促费女士再次交款6千元。结果此后聂某一去不复返。

诈骗女警导致案发

记者了解到,李某等人案发,是因一个监狱女警察尹某(化名)报案。尹女士看了婚介公司的广告后也去征婚,交了6千元的“建档费”、“见面费”。随后,被包装成某国家机关副局级领导干部的聂某与尹女士见面。但聂某的夸夸其谈很快就被尹女士看出了破绽,当即向公安机关报案,由此揭开了黑心婚介、婚托的真面目。

事主报案后,李某等人被警方抓获。李某交代,她开办婚介公司后,发现来征婚的基本都是中老年女性,而且要求征婚对象条件较高,可是应征的男子却非常少。为了赚钱,她只好找到了自己的前夫,40多岁、无正当职业的聂某充当“婚托”,采取化名的方式,虚构其是高级别公务员或是企业老总,以谈对象为名骗取征婚者的钱财。

经审查,东城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为由对李某等人提起公诉。日前,被告人李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、罚金1千元,“婚托”聂某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、罚金1千元。参与诈骗的婚介公司员工姚某等人也受到了法律的惩处。

婚托看人下菜碟儿

东城检察院的检察官张莉、晃晓宇分析婚介公司诈骗类案件后发现,40岁至60岁之间的女性征婚者最容易受骗。在另一起婚介诈骗案中,60多岁的顾女士(化名)成为年龄最大的受害人。原本一直单身的顾女士,因其母亲去世前希望她能找到婚姻的归宿,便来到婚介公司征婚。婚介公司先后找了4个“婚托”和顾女士见面,其中一男子真实年龄49岁,却冒充60来岁的“诗人”。顾女士被骗4万多元“见面费”。

这些婚介诈骗案的嫌疑人坦承,选择年龄在40岁至60岁之间的女征婚者,是因为她们的社会交往面较小,对婚姻的渴望比较强,更容易上当受骗,更容易从她们身上骗钱。在经历了生活的艰辛之后,该年龄段的女性更希望能通过一段新的婚姻过上稳定、安逸的生活。这些心理特点也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。

检察官介绍,婚介公司最常用的伎俩是“看人下菜碟”,婚介公司介绍前来与征婚者见面的人往往条件优越,恰好符合征婚者的要求。在刘某涉嫌诈骗一案中,如果征婚者提出希望找个国家工作人员,刘某便称自己“是部队一个文职的师级干部”;如果征婚者提出希望找个外国人,刘某便称自己“是澳大利亚籍的华人,家庭情况很优越”。有房有车、国家工作人员、公司老总、丧偶或离异、孩子归前任配偶所有或已出国等,都是犯罪分子的常用身份。最后,婚介公司介绍的征婚对象主动与征婚者见面的意愿不强,接触一段时间后,常以在外地出差或工作较忙等理由拒绝再次见面。

此外,婚介公司与征婚者之间常常不签订婚姻介绍服务合同,没有事先详细约定服务内容。这不仅为犯罪分子变换名目向征婚者收取钱款提供了便利,也为受害人日后的维权埋下了隐患。(记者王蔷 通讯员张莉)

www.eastoLine.net
特色栏目